ENGLISH 

行业研究

    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 页 > 行业研究

      一个总策划师的困惑
      著名策划人、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策划总监白玉奇先生在中国(爱琴海)文化旅游思想论坛上的发言实录(节选)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大家好,陕文投是陕西省政府直属的一个文化企业,有六个板块,其中之一的是文化旅游板块,总的资金量占到70%以上,所以这个板块比较大。我的理解就是,我们是做旅游产品,文化旅游产品,做园区,做小镇,我之前做电视的,做一个栏目叫《开坛》,做了十年,我觉得它们都是一回事,就是个平台,这个平台就像话筒一样,你给它什么它就变成什么。
       
      旅游产品就像一个平台载体,我们往这个平台上放了什么?它体现我们的责任,体现我们的良知,体现我们对社会的态度,体现我们的人文价值。在任何一个地方,你拥有话语权了,你能讲什么样的话语,这就看你的思想文化了。
       
      我现在做策划的项目叫欢乐东方城,又叫欢乐东方文化城,原称东方帝王谷,是个主题公园类的项目,就是以陕西所拥有的历史文化资源,用迪斯尼的表达方式作为语言,用迪斯尼语言来讲中国故事,我们特别想做这么一件事。我们陕文投的企业宗旨是让陕西文化走向全国,让中华文明走向世界,陕西的历史文化资源又特别的厚重,特别的破碎,特别的地下,又特别的古老,这些文化资源如何能让它成为能够奉献给世界的一个风景呢?我们就选择了迪斯尼这种表达方式,但是我们又不愿意做一个一样的迪斯尼,先请美国人来设计的,设计的方案我看了之后,我说我得首先说一下。我们陕文投要做的是用迪斯尼的语言讲中国故事,我们不是做一个迪斯尼的西安分店,他没有这个意识。我负责项目的文化策划,最后觉得这个老外做不了这个事,得咱自家人做。又请了一些考古学家,历史学家,他们又遇到新的问题了,说把中国故事说清楚,而且证据充分,但是它如何欢乐起来?现在就遇到好几个问题,特别难,特别不容易,我现在就请在座的各位朋友,各位老师,能够在这个问题上,能够多多帮助陕文投,解决一些特别难的问题。
       
      首先我们就遇到了人类共同价值观这个问题,就是在我们的文化资源里面,提出来哪些东西放这里当我们的内容,很多的东西并不是别人都能够接受的。你比如说我们的孝道,孝道里面包含下一代对上一代的屈从,顺从,带有很多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这么一些东西,这个东西该怎么处理?比如说义字,关公能出卖张飞吗?在理性的法制的当今社会,这它不符合价值,它也是一个问题,这些问题我们如何处理?我们如何在我们所拥有的这些民族文化里边,能够寻找到人类共同认可的这些价值把它表现,我觉得这是这个思想文化论坛应该探讨的事。第二,我们的文化特点,我们的历史文化很沉重,很温柔敦厚,但是迪斯尼的这个语言是欢乐的,它是欢乐的,轻松的,这个问题这个文化特点,又如何去处理?第三个,艺术资源问题,在美国看他们的迪斯尼,大量的音乐从欧洲来,欧洲的神话故事,童话这些这么好的资源,我们数来数去,觉得《西游记》还是不错的,但是一查中国做西游记的做有四百多个项目,死了很多,大部分都死了。你特别难以寻找这些资源,我们要做的符合我们意愿的,又是符合我们文化的,又要社会所认知,所喜欢的这样一个东西,的确是非常难的。
       
      (白总的发言引起现场讨论)
       
      郭洪钧:
      为什么要选迪斯尼的艺术展现形态做中国的故事?
       
      白玉奇:
      我们认为迪斯尼的表现方式,在全世界最风行。
       
      郭洪钧:
      迪斯尼如果真给中国的老百姓带来欢乐,那就请迪斯尼来。你看万达的汉秀,万达马上要搞一个25个亿的汉秀,那是一个超大型的。
       
      王琪:
      项目形式是西方的,但是内容能不能呈现中国内容?白老师问题是如何用现代旅游业的手法体现传统中国文化,下午石老师和朱老师都说过普世价值,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些普世价值的东西才被大家所接受。
       
      郭洪钧:
      这个园区是做给谁玩的?是中外人都要玩,中外人如果都要玩,这个口味的调剂是难上加难,这是第一。第二,如果要请迪斯尼的团队,迪斯尼的团队是非常棒的,他们一定用外国人眼中的中国,技术不成问题,艺术也不成问题,就是讲故事的方式,就跟我们看功夫熊猫和花木兰,你觉得好吗?有的人觉得挺不错,但是是不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那种值得传承的东西?我们还是有点不甘。
       
      白玉奇:
      我们也看了很多,也看了中国做的很多中国内容的主题园区,但是我们觉得山寨版的东西还是弱了很多,力度不够,它的欢乐程度也不够,中国这种严肃的东西,如何我们在里面提炼出来欢乐和迪斯尼语言,进行非常合适的对接,而不是一个生硬的对接。这些其实操作起来,真正坐在这找一堆人和美国人坐下来探讨这个事的时候,这个难度很大。我们现在和美国人,和迪斯尼香港负责人,加拿大的公司,还有台湾的一批专家,进行了非常广泛的探讨,但还有问题。
       
      郭洪钧:
      主题乐园本身就是一个难点,选题选材是一个难点。
       
      朱大可:
      迪斯尼是有一个过程的,它先把故事编得已经家喻户晓了,已经在民间有广泛的生命力,它有很成熟的几十部,甚至几百部的作品,在这个基础上再建立迪斯尼乐园,而我们是一下子大跃进,你跳过了这个过程那当然是相当困难。
       
      窦文章:
      白总的困惑,嘉峪关那个地方有一个方特,大家觉得把方特这样的主题乐园放在嘉峪关,投了十多个亿,后来方特正在规划建设阶段,大概明年101号开园,是这么一个东西,有一半是知识产权主题园区,另一半是自己研发的,找自己的研究院研发,而且设计的专家都是小孩,比如我这个主题是为儿童的,我们就请一大批1718的儿童来设计,我觉得有一个需求的感知的差异,孩子喜欢什么?可能和专家所倡导的东西有启发,要让孩子们来做设计,北大很多创意的,拿到风投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小孩,让这些人做能做成功。
       
      冯原:
      白玉奇老师掀起我们对话的第一个高潮,因为白老师的这个话题非常具体,也非常热烈的开出了各种药方,不同的对策拿出来。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一个比较简单的一个结构,或者一个深层次结构入手,它就是一个自我和他者的问题,白老师不断讨论我,我们。当说我和我们的时候,就是用自我的这一套文化体系,它就面对着一个他和外部,全球化来看,就是中国和中国之外的世界,一直产生这样的命题叫中国走向世界,中国走向的那个世界究竟在哪里?迪斯尼的成功,是因为它一种文化本身获得更大的受众,也就是取消一个内和外,所以迪斯尼没有内外之别,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应该反过来去学习和思考。白老师提出一些问题,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中,当它转换成一个现代化的东西,就是因为我们价值观上碰到了问题,王琪老师说到普世价值,不能把它分成东方和西方,甚至南方和北方,普世价值就一种。
       
      郭洪钧:
      当东方和西方相遇,一定是不一样的,实际上中国文化走出去,也有人说的更过分,说这是一个伪命题,为什么是伪命题,中国文化走出去了吗?我每年都带团,根据没有走出去,我建议你们看一个剧,带有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色彩,就是港中旅搞的《功夫传奇》,在北京每天演两场,我上个星期三看过一次,演到六千七百多场,它就是一个多小时的剧场的演艺,外国人对中国第一个了解的是功夫,这个剧从开始把功夫所有形态都改的非常好看,也不繁华,投入也不是很大,从开始就用英文解说,给老外看,港中旅已经把这个剧带到美国,买了美国的戏剧院线,在美国已经演了三千多场,这是中国文化唯一走出去的。我们的菜单上吃的洋人的菜,但是洋人的菜单上没有中国一个。我们没有一个芭蕾舞像天鹅湖一样,这就是文化的悲伤,能走出去吗?用什么东西走出去,这个是关键,不是洋人说了好就好,洋人不错我们要学习洋人,刚才冯先生说的我特别赞成,要反思,没有内容一切全无。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中国(爱琴海)文化思想论坛嘉宾简介
       
      白玉奇:陕西省电视台高级记者,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策划总监。曾任陕西电视台《开坛》栏目制片人,策划作品有《华山论剑》、《风追司马》、《中华大祭祖》、《朝阳行动》、《回延安》等大型媒体行动。金庸先生评价《华山论剑》时写道:“白玉奇先生,这次策划华山论剑,加上华山有灵,可说尽善尽美。”
       
      主持陕文投集团大型文化园区“欢乐东方文化城”、周秦汉唐4历史文化小镇等重大文化项目的创意策划工作。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精品工程,陕文投集团与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制作大型历史人文纪录片《东方帝王谷》项目的策划及总撰稿。主持《西周历史文化资源梳理与开发传承考察报告》、《丝绸之路文化资源梳理与开发调研报告》等项目。